公主的秘儀

公主大人的秘儀 Chapter 2:神歡已盡

by 貝貝女

「剛剛嚇死了,還好什麼事都沒有,█ █你很幸運。」小惠調皮了吐了舌頭,一旁的小林什麼話也沒說。

「她們是誰?」

兩個人神色一驚,接著緊張地東張西望,確定沒有人注意到我的提問,然後神經兮兮說快上課了,催促我進教室,往前面走,左手邊那間就是音樂教室。

我們剛坐下來就聽到鐘聲,洪老師準時走了進來,但我不知道她說了什麼,反正我沒在聽,也因為沒帶直笛,所以只能乾巴巴地坐在位置上發呆,聽著走音的樂曲。

一整節課下來,我的腦中一直不由自主回想剛才的畫面,感覺仍然有什麼沒注意到的秘密,心裡想著:『等等下課還是問清楚吧…』

直到下課鐘響,看見小惠和小林走來我的座位旁,我才勉強讓自己回神。

「接下來是午餐時間,要不要一起吃?」身為新來的轉學生面對這種問題,我當然是欣然答應。

我們回到教室,看到值日生將大家蒸好的便當送回來,小惠和小林不知道為什麼互看了一眼,領了各自的便當就走向我。

「█ █,你今天有帶便當嗎?」小惠小心翼翼地問,看到我點頭後鬆了一口氣。

「那我們一起去花圃那邊吃。」小林接著說。

雖然覺得她們的態度有點不自然,下意識的,我猜應該跟剛剛的事情有關,因為太好奇了,我忍不住答應了下來。

之後她們帶著我走到花圃旁的小桌子坐下。

「█ █,我知道你很好奇,但接下來我們要說的事情,不能傳出去,聽完之後就不要再找人說了,不然會死的。」

『死?這麼嚴重?』我內心不知道為什麼有些質疑,甚至帶有我自己也不懂的嘲諷,但看著小林嚴肅的神情,我什麼也沒說出口。

「你看到了吧?那群人是不一樣的。」

「學校和老師都管不住她們,也沒有人敢這麼做,因為…她們看不順眼的人都會死…」看得出來小惠說的很緊張,邏輯也有些雜亂。

小林安撫地捏了一下小惠的手,似乎看出小惠怎麼樣都說不下去,之後的解說都是由小林負責。

「但凡被她們選上的人都會出意外,死法都很不祥。」

「光是我們這屆聽說的,就已經出四起意外了,其中一個是摔下樓梯不幸扭斷脖子,另一個是意外墜樓,另外兩個再也沒來學校了,即便老師介入都會出事,但不論警察來了幾次,都是意外結案,每年都是如此。」

「為什麼會這樣?」我很好奇地問。

「我們也不清楚,我們也是聽學姊說的,學姊也是聽更以前的學長姊說的,一進學校就會有人默默傳開,這已經是幾十年下來的傳統了,試圖挑戰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。

「並且…這些人以後一定會也都是很有名的人物,連學校都要看在那群人優秀的名校成績,和校友的施壓下,不願意去干涉。」

「我知道這很不合理,但為了安全,請你不要跟他們有太多接觸,他們不是好人,轉學生很顯眼…你知道的…」

「嗯…」我壓了下巴,將聲音往下壓。

「差不多要午休了,我們先回去吧。」午餐結束在非常壓抑的氣氛中。

接下來的幾天,校學生活都很平靜正常,事情是發生在一個月後的某天上午。

我剛好在課堂中間跑出來上廁所,走在空蕩的走廊上,皮鞋叩叩叩的聲音迴盪其中,然後我看見了一名綁著高馬尾的女生從廁所方向的轉角處走出來。

一見到標誌性的長髮,我下意識想要迴避,但我看見了不可思議的一幕。

一位將近3公尺高的女人,突然從前方的柱子竄出,因為祂是背著我,所以我只能看著祂的背影,直直朝著那位馬尾女學生走去。

那個女人,應該說是女鬼,留著一頭黑色及地的長髮,身穿破舊的白衣,上頭似乎佈滿褐色飛濺的液體,雙手異常的長,青色的手臂幾乎快要垂到地上。

很顯然不是活人…

我見到那名馬尾女驚恐的神情和尖叫,下一秒女鬼的長手一把抓住她的頭和脖子,銳利的指甲用力嵌入馬尾女的脖子,女孩頓時發出喉嚨鯁住的聲音,雙腳懸空不停掙扎。

接著,女鬼很殘暴地將女孩舉到天花板的高度,再用力往地面重摔。

「喀咯!」纖細的脖子發出斷裂的聲音,鮮血瞬間噴出,濺滿了四周的牆壁。

女鬼用巨大的左手握住屍體,就像拿娃娃一樣。

然後女鬼用右手開始像擰毛巾一樣,扭動屍體,屍體發出「喀喀喀」的骨骼脆裂聲,鮮血不停從女孩的傷口,被一點一點的擰出來,直到沒有血流出來。

忽然似乎有所感應,高大的女人轉過頭來,猝不及防的,我對上祂沒有眼白的純黑色眼睛,祂張開從左耳裂開至右耳的巨大嘴巴,整張臉的下半部就像是深部見底的黑洞,詭異至極。

祂丟下屍體,正面轉向我,正一步一步朝著我走來。

這時有人用力扯了我一下,當時我一個沒防備,腳失去重心就被拉著跪下來了。

我這時才注意,我身旁被「那群不祥的人」包圍了,每個人都是跪著,臉上慘白,露出非常恐懼的神情,剛才拉我的就是綁公主頭的女學生。

她低聲凶狠說:「等一下跟著我唸經,我做什麼,你就做什麼,不然性命不保!」

「神歡已盡,請神回歸,神歡已盡,請神回歸…」我聽到她不斷唸著這八個字,雙手拱起來,指甲對指甲,手部舉到眼前,並且頭微微向前低下。

於是我也跟著做,然後我感覺到有一雙腳站在我前方,白色破爛的衣角顯示著女鬼已經逼近。

身旁的女學生顯然也感覺到了,聲音顫抖地很厲害,但仍然堅持繼續唸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才感覺前方的壓力和視線消失了,抬頭一看馬尾女的屍體不見了,只留下長長的血痕…


喜歡我們的話,歡迎到粉專貼文下方留言,來跟我們聊天~

如果喜歡類似的恐怖故事,也可以看看紀錄真實恐怖體驗的「隱藏在體內的雙頭惡靈」系列故事!

瞧瞧這些類似文章